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对话《声入人心2》成员刘岩:没把自己当前辈,开播前高兴又紧张

    2019-09-08 16:32:47 娱乐 457阅读

    原标题:对话《声入人心2》成员刘岩:没把自己当前辈,开播前高兴又

      在国内掀起音乐剧、美声欣赏风潮的电视综艺节目《声入人心》,7月19日晚在湖南卫视开播第二季。张惠妹、廖昌永、尚雯婕组成新的“出品人”阵容,而在新一届“梅溪湖研修班”成员中,被不少音乐剧迷称作中国“音乐剧国王”的刘岩的加盟,成为节目开播之际的热议话题。

    现年47岁的刘岩习舞出身,2005年离开效力多年的吉林省歌舞团到北京闯荡,偶然间用一首“调子起高了”的《梦的眼睛》敲开北京松雷音乐剧团的大门,迅速成长为中国原创音乐剧舞台上最具代表性的男演员之一。

    2008年,由他出演男主“梁山伯”的音乐剧《蝶》在韩国大邱国际音乐剧节上一举夺得了最高奖——特别大奖,开启了中国原创音乐剧在国外获奖的先例;2010年,《蝶》又获得第十三届“中国文化艺术政府奖——文华奖”特别大奖。剧中的不少唱段,如《心脏》《诗人的旅途》,历年来成为无数音乐剧学子心中的“初恋曲目”。

    作为中国音乐剧界的开拓者,刘岩亲历了这个行业的低迷阶段。令他记忆至今的是2013年出品的原创音乐剧《王二的长征》,其中包含着主创三宝、关山等人在舞美设计、表演形式上的种种野心,也是刘岩表演生涯中的一次蜕变,然而它在全国巡演中的近半场次,甚至未达到50%的上座率。唯独值得欣慰的是,总有些观众会在演出结束之后通过微博向他了解“音乐剧是什么”。至今,刘岩一共主演了9部原创音乐剧,基本保持着每年一部大戏的创作节奏。

    《声入人心》第一季的爆火,为中国音乐剧行业注入了强心剂,也让更多文化消费者产生了观演兴趣,第一次走进剧场。在刘岩看来,自己和老搭档们也不算“生不逢时”。他们一方面为心爱的事业播撒热情,另一方面踏踏实实地探到了河床上的石头,后来者能因他们的经验少走弯路,多走直道。

    刘岩对南都记者感叹:“总觉得音乐剧还得好好发展。”为这个目的,他愿意尽自己所能做点儿什么。

    刘岩。

    对话

    带音乐剧上电视重在真诚

    南都:《声入人心》第二季马上开播,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刘岩:我一方面挺高兴的,因为本身也是想通过这个节目,让更多观众了解一下中国音乐剧,尤其是中国原创音乐剧;但另一方面,我现在其实也很紧张,毕竟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节目,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效果,不知道大家对它的接受程度怎么样。

    南都:说实话,第一季在众多的好评之外,确实也引起过一些争议。有的音乐剧迷提出,通过电视节目来呈现音乐剧这种现场艺术,是不是把它“窄化”或者“单纯化”了,因为音乐剧不只是唱歌,它有完整的情节,需要演员代入角色。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刘岩:争议也好,争论也好,大家的出发点应该都是想让音乐剧发展得更好一些吧。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电视这种媒体非常好。毕竟在剧场演了这么长时间的音乐剧,每一场演出能面对的观众最多可能就是2000人左右;就算是一个体育场,里面能坐10万人,演员也只是面对这10万人。所以,如果说真的想跟大家推广或者推荐音乐剧,我觉得还是希望借助一些像电视这样的(大众)媒体吧。就像每个音乐剧开演之前,无论在国外或者国内,都要有新闻发布会,还要通过各种媒介向大家告知这个消息。

    2018年,刘岩在彩排现场。

    南都:是的,电视节目可以同时让更多人欣赏到演员的表演,但是有的人担心,它会不会让音乐剧的一些精髓流失或者走样?

    刘岩:不不不,我觉得,不管是上电视节目也好,或者在剧场演出也好,只要大家是真诚的,肯努力地完成好一个作品给观众,尽量地去还原真实(指在戏剧舞台上完成对生活的再现),这些都不是问题。

    南都:所以,当节目组向你发出邀请时,你并不需要犹豫?

    刘岩:我觉得这是推广我们坚持了这么多年的事业的一次难得的机会。但是我爱人正在孕期,节目组联系我的时候我就想,两件都是大事,肯定得舍弃一边。我真的想留在她身边照顾她。你知道作为一个女人,尤其在这个时候,真的需要亲人在边上。但我爱人——因为她也是做原创音乐剧的——她当时跟我说了一句话,“你在或者不在,其实咱们家宝宝都能生下来,你一定要把握住这一次机会。”

    之前(《声入人心》)第一季的时候,节目组也找我去参加,但当时我有一个剧约在身,整个档期完全撞上了,就没有去。这一次我爱人跟我说,“你去吧,你去长沙的时候我就回老家,爸爸妈妈都会在我身边。”

    “音乐剧国王”自认新人

    南都:《声入人心》第一季时,节目组是邀请你当成员还是当出品人?

    刘岩:成员啊。我要过来的话,肯定要当成员,因为资历不够嘛。我还是非常能把自己位置摆明白的。

    南都:可在很多剧迷心中,你是“音乐剧国王”,是中国音乐剧界的“大前辈”。

    刘岩:我也特别谢谢这些网友给我起的名字。

    我是年龄大,但是对于音乐剧来说,我应该还算一个新人吧,你比如说郑棋元(同为《声入人心》第二季成员),他就比我更早地接触音乐剧。而且在他前面还有呢,比如王彦辉(北京舞蹈学院1995级音乐剧班学生,曾在李盾早期音乐剧《白蛇传》中饰演许仙),赵永斌、苗芳(两人均是中央戏剧学院1995级首届音乐剧班学生,同班中有演员孙红雷等)……还有赵鸿英、许中坚、乐巍、孙博雅(均为北京舞蹈学院2002级音乐剧系首届本科生,并参与《蝶》的演出)等等这一波人。

    2018年,刘岩在新剧《飞天》音乐会上献唱。

    南都:原来你是这么算的。但无论如何,你主演的音乐剧的确是很多人的启蒙之作,这一季的成员中,就有人在档案表“最喜欢的音乐剧”这一栏里填了《蝶》。录节目的时候,你怎么跟这些“90后”、“00后”成员相处?

    刘岩:其实我就是这些成员中的一份子。来这个节目,跟大家真的就是相互交流、切磋,别管是岁数大的还是岁数小的,每个人身上都有优点,他的优点很有可能在我身上没有,那我肯定要去学习一下,继续充实自己。(相对于更年轻的成员)我其实真没有什么成就,只不过就是演的戏比他们多一点儿,舞台经验比他们多一些。有的时候我就会私下里跟他们说一说,比如在舞台上发生什么事故的时候,我会说一下按照我的方法怎么样去处理,或者他也可以想一个别的方法去处理这件事情。

    他们老习惯于管我叫“刘岩老师”,后来我就告诉他们,我喜欢别人管我叫“岩哥”,平常就是这样……其实就是心态比较年轻吧?2017年我演了一部小剧场音乐剧《我已经不再是我》,在那里面演一个遇到中年危机的人,我反而有点不太自信,因为我平常真的没把自己当成40多岁的人。

    正在经历演员生涯转型期

    南都:你已经是国内极少数还在音乐剧舞台上活跃的“中间代”了。

    刘岩:是。我到这个岁数还能站在这里,可能也是因为我喜欢这个。

    南都:你在40岁之后会更自如一些?

    刘岩:那倒没有。得看接的是什么戏。2018年,我46岁的时候,接了一部戏叫《西厢》,我演“张生”,这个角色比我的实际年龄整整小了一半。我有段台词就是“年方廿三……”说这段的时候,我自己心里都没底。

    南都:但还是可以建立一种信念,对吧?而且你本身的声线就很有年轻感。

    刘岩:对,我声线是偏年轻。但我现在也是处于一个演员的转型阶段吧。

    现在不演出的时候,我经常去健身,就是保证一个良好的身体状态。如果说这种状态保持得特别好,那我在接下来一段时间还可以继续接一些偏年轻的角色;如果说感觉自己这种状态不如原来了,那我将来肯定要转型,去演一些跟我实际年龄更接近的角色。

    但是我肯定想一直演下去。我跟身边很多人说过,我由原来为了生活去选择音乐剧,到最后音乐剧变成了我的生活,冲着这个,我也要一直演到我最后上不了台。

    盼《蝶》原班人马集结复排

    南都:你觉得作为音乐剧演员,你的成就感或价值感在什么时候最大?

    刘岩:当然是在舞台上了。当然是在你唱某些唱段或者做某些表演的时候,观众给予你的那种反馈——“不好”或者是“好”;还有就是在你谢幕的时候,观众对你的那种认可,那是特别特别开心的时候。

    南都:你每次演出的时候有什么习惯么?

    刘岩:我演出前半个小时基本上不和任何人说话,我自己要默一默戏,这是一个;中场休息的时候,我要吃一个梨,没有梨就吃一个苹果;每次演出结束、卸妆回去之后,我都要从头到尾想一想,今天在舞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出了错,是什么原因?下一次演这段戏之前,我能不能好好想一想这里,避免再犯?毕竟身为演员,下面有观众来看你戏,你得严格要求自己。

    南都:接下来有什么工作计划?想做什么样的尝试?

    刘岩:下一部戏应该是《飞天》吧。(南都:今年这部音乐剧会上演吗?)这个我不知道。但估计我在这里面是有敦煌的舞蹈。

    南都:之前的经典作品有没有复排的可能?比如说大家都很期待的《蝶》。

    刘岩:都是个未知,我们也都在等这个消息。《蝶》的复排在各个方面其实都有难度,比方说原来那一批“老《蝶》人”,现在有当演员的,有当老师的,有在国外的。不知道原班人马能不能全部召集回来。

    我跟他们开玩笑说,咱们这个事快点定吧,趁我现在年龄还不太大;再等个五六年,我就演不了“梁山伯”了,我该演“老爹”去啦!

    用好作品提振音乐剧市场

    南都:你已经参演过这么多中国音乐剧领域的代表作了,在你看来,我们的原创作品跟国外的经典音乐剧作品相比如何?

    刘岩:差距肯定是有的。我们可以把国外音乐剧比作一个成年人,毕竟它已经发展了这么长时间了;国内原创音乐剧就像一个小孩,虽然说它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它正处于成长期。而现在这些默默地为中国原创音乐剧做贡献的人们,也可以称之为这个“孩子”的家长。这些人其实知道它现在的不足,也想让它变得非常非常好,但是毕竟还面临着种种困难。希望观众对它多一些包容心,多提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南都:可能相较于引进剧,很多人还不太了解中国原创音乐剧的发展近况。

    刘岩:这几年其实有不少真的挺不错的中国原创音乐剧,特别是一些中小型的,比如《秋裤和擀面杖》,我个人观剧的感觉就是,你坐在那儿,当台上的一首歌或者是一段剧情结束之后,你想看到它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那我就认为这个剧好看,因为它吸引到我了。

    南都:音乐剧有什么特殊的欣赏门道吗?

    刘岩:哎呀,真的没有。其实音乐剧没有像大家想象的那么难以接受,我觉得它很好看,它讲的故事也很接地气,只不过就是在表演形式上与其他的剧不太相同。音乐剧演员在台上不光是表演,到了要抒发情感的时候就会去唱,情感再往上推一步可能就会加一段舞蹈,所以它是演、唱、跳综合在一块儿,来表现剧情的发展,可以说是更加丰富、多彩一些。

    采访:南都记者 侯婧婧(受访者供图)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本网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98电影院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2009- 2019 WWW.96959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