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不蒸馒头争口气,粉丝开始给周杰伦“做数据”了

    2019-09-08 16:32:43 娱乐 145阅读

    原标题:不蒸馒头争口气,粉丝开始给周杰伦“做数据

    从17日开始,周杰伦的粉丝也进入了微博“做数据”的行列。在互相学习了一天“超话”功能要如何操作之后,截止发稿前,周杰伦已经在明星“超话”榜上排名第四,迅速超越许多流量偶像。

    此情此景,那位曾经在豆瓣上提问“周杰伦微博数据那么差,为什么演唱会门票还难买?”的网友,能够得到一个回答。

    一位艺人最终的价值,无论是商业价值,还是本职中的行业价值,都不能单看数据,而要全方位考量。

    周杰伦粉丝自发打榜,也并非为了与流量明星一争高下。评论里千篇一律的“彩虹屁”,与打榜教程中“终极目标是让他发歌diss我们”的自嘲,让这次突如其来的打榜热潮,更像是一场大型的行为艺术。

    买碟或打榜,只是花钱的方式不同

    流量变现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当越来越多的年轻“粉丝”简单地将微博上的“数据表现”等同一位艺人的商业价值时,一些诸如周杰伦一类的“老一辈”的歌手由于没有“数据”,而直接受到了实力上的质疑。

    同样,经历过当年华语金曲“神仙打架”年代的人,在唱片市场逐渐落寞之时,看着如今所谓的偶像唱跳歌手没有几张碟,却能受到万千拥簇的现象,也会发出质疑之声。

    在普遍的认知里,无论是作为歌手还是演员,一个艺人创作出的作品销量以及收视率,才是计算其商业价值的“硬通货”。而流量,是附着在其上的,并不具有实体光环。即便是“靠脸吃饭”的偶像,首先也需要几张碟片在销量榜上奠定地位,之后粉丝对其的追捧,才显得理所当然。

    对“流量”的认知不同,对“红”这一概念的理解也不同。一方面,这是出生于两个年代的人天然具有的隔阂和差异;另一方面,引入了流量计算后,微博运营策略的改变,也增加了所谓“粉丝”与“路人”之间的屏障。

    2011年,学者们对微博的认知还是一个能把“普通人、名人、媒体都集合在一起的大派对”。而如今,随着微博入驻用户的大幅增加,微博开始以兴趣领域进行信息源划分。

    同时,由于信息过于庞杂,用户在有意选择关注自己感兴趣的博主时,无意中就在自己身边画下了一个“圈”,圈外的资讯和现象,与圈内相比,都更难接触到。

    在粉丝群体里,这种现象更为典型。各种饭圈的“黑话”、缩写、特殊用语,让这个圈子有了一定的准入门槛。久而久之,粉丝微博首页上流动的信息,大多是关于某一个群体,甚至是某一位艺人的。

    在这样的信息包围下,很容易让人陷入一个“乌托邦”之中:他们会认为自己所在的圈子就是整个娱乐圈,自己所习惯的生态,就是大环境的生态。

    这样认知上的偏差,自然会带来如同“周杰伦的门票为什么难买”的疑问。但是,一概以嘲笑的态度去面对这样的现象,却是不够慎重的。

    早在1951年,传播政治经济学理论泰斗达拉斯·斯麦兹在研究资本主义社会下商业媒介运作的形式时,便提出了"受众商品论"。即由于大众媒介的背后有广告商进行经济渗透,并掌握媒介话语权。因此,大众媒介上呈现出的信息,会在不知不觉中左右受众的消费决策。

    因此,大众媒介的实际商品,其实是受众。

    随着数字时代的到来,媒介和经济在朝数字化和大数据的方向转变,用户的购买行为越来越被数字资本化,用户的所有行为,都可以被视作某种“非实体化”的劳动。

    在这个基础上,由于粉丝的购买行为会投入更多的时间、精力、情感,作为“商品”的他们,对广告商和大众媒介来说,都具有更高的价值。

    不管是曾经排行榜上歌手的唱片销量,还是如今微博“超话”里明星的影响力和阅读量。看似花样百出,手段多样的“粉丝经济”,其本质并没有不同。而唯一有变化的,可能只是实体的文化产品,与虚拟的粉丝福利之间的差别而已。

    流量≠带货力,偶像明星难出圈

    没有作品,只有流量——这或许是如今的新晋偶像们最为人诟病的地方。

    从2018年到2019年上半年出来的新晋偶像们,大多还处在以“流量”代替“销量”的阶段。以唱跳为主要业务的偶像们,在国内缺少大型打歌节目,以及唱片市场不景气的环境中,虽有新作发行,却始终要面对“无法出圈”的尴尬。

    去年成团的“NINE PERCENT”,在成团后七个月终于发行了第一张专辑。而由于其“限定团”的形式,每一个团员各自的经纪公司也在为艺人争取资源。队长蔡徐坤去年八月来发行了五张单曲。尤长靖演唱了电影《昨日青空》的主题曲,以及最近的电视剧《亲爱的,热爱的》中的插曲,其他团员同样也各自陆续发歌。但比起在商业市场上的较量,这更像是粉丝在圈内的“自嗨”。

    同年成团的“火箭少女101”在观众熟悉度上,要比同期的男团高上一些。一首《卡路里》,作为电影《西虹市首富》的插曲,得到了较高的知名度。同时,今年大热电影《流浪地球》的推广曲,也由“火箭少女101”的团员之一演唱。

    应该说,与热门电视剧和电影的合作,使得“火箭少女101”与其他偶像团体相比,更有“出圈”的可能。

    而近期成团的“R1SE”则始终伴随着不断的争议。《创造营2019》这档节目从开始之初,就因参赛选手中有许多已经出道,甚至已经成团的“回锅肉”而饱受诟病。在节目进行中,因为投票而产生的纠纷,甚至是类似诈骗的行为,也盖过了节目本身的声量,在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

    前几年“流量”大规模爆发时,大批粗制滥造的影视作品因为有了“流量”加持,气势汹汹地闯进了主流观众的视线里。如今,“流量”好不容易在影视行业中退潮,但普通观众对“流量”的偏见则让偶像的出圈更为“雪上加霜”。

    对于这批刚出道的偶像来说,在如今的偶像市场,“人设”会比“作品”更容易笼络粉丝。在这一前提下,粉丝的数据也成为评判“爱豆”价值的唯一标准。

    可以说,粉丝早已成为偶像的重要个人资产,与偶像本人的魅力和才华同样重要,商家自然也是明白这一道理的。如今,众多男偶像代言的,都是年轻女性所必需的护肤品或化妆品。这些偶像们,一个个巧笑倩兮,发挥着他们的“带货能力”,实现自身“流量变现”的价值。

    这自然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虽然影响文化消费的因素多元而复杂。但是,借力于网络媒介的消费性作为自身媒介的突破口,是一种最表面也是最短视的媒介融合方式。

    当品牌从选择“代言人”到选择“大使”,再到选择“品牌伙伴”,消费市场的浮躁可见一般。当数据成为最重要的指标,偶像自身和品牌产品的契合度便不重要。在一轮短暂的消费之后,品牌永远需要把位置留给下一个出现在数据榜单上层的偶像。

    十年前的周杰伦代言了爱玛电动车,一句“爱,就马上行动”的广告词,很多人至今都能脱口而出。直到今天,爱玛电动车的车体和店里,仍旧挂着周杰伦的海报。这种在普通人中的号召力,也成为了很多人这几天用来反驳“周杰伦不需要做数据”的证据。

    偶像的粉丝号召力,的确是其商业价值转化中的重要一环。日本在每年4月,都会由权威媒体发布上一年的“圈地榜”。榜单以横轴上普通观众对其的“认知度”与竖轴上的“关心度”两个维度,对男女艺人的“红”度进行综合的评判。

    在成熟的偶像行业里,“流量”是不可或缺的一个指标。“偶像”不只要面对粉丝,其自身的影响力,意味着他们具有自身的文化任务,以及面向大众的责任。因此,将“偶像”仅仅囿于一批年轻的狂热粉丝之中,是不可取的。

    当社会变得更为多元,出现各种各样的小众文化群体理所当然。但“偶像”不应该是小众的爱好。让“粉丝”与“路人”进一步隔离,仅依靠“打榜”流量变现的方法来追求“出圈”,即便每次都能成为粉丝的狂欢,却始终是个难以维系的恶性循环。

    文/一树

    The End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本网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98电影院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2009- 2019 WWW.96959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