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看记录 清空
    • 视频
    • 资讯
    • 明星

    “昆仑”超话大战:实力战胜流量的正义神话

    2019-09-08 16:32:31 娱乐 944阅读

    原标题:“昆仑”超话大战:实力战胜流量的正义

    7月22日北京时间22:52分,在占据微博超话榜第一46个小时后,周杰伦超话影响力破亿。源自豆瓣灵魂一问的“夕阳红粉丝团建”活动,就此完成了它“二十年后还有人帮伦拿第一”的使命。

    如何才可被称为真正的全民偶像?数据作为新时代的明星考核标准,在此前颇受诟病,而在周杰伦影响破亿的故事里,却翻身成为了“中老年粉丝”历史层面的骄傲记忆。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的逻辑,是否再次说明数据具有衡量明星实力的合理性?或许,从唱片时代走到数字时代,人们青春意义的印证,始终都只与适时的平台逻辑有关。

    豆瓣用户在某小组发帖提出数据疑问

    青春的仪式再现:为什么是周杰伦

    互联网的基础意义,在于超越空间的距离,与任意地点的个体相联系,使得分离的世界得以在网络上凝聚为一个象征性集合。从贴吧“最大中文社区”的历史神话,再到豆瓣每日涌现的趣缘“小组”,互联网缔造了无数个网民集结号。

    而随着去中心化的进一步实现,全民性质的共情已然走远。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杰伦”成为了时下网民力图再现的青春符号,再次造就了互联网共时共情的奇迹。

    微博用户对周杰伦人气的总结

    伦粉为周杰伦超话打榜

    咬字有些含混的周杰伦,唱着“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的旋律,就这样闯入了一个时代,伴随80后与90后从少年长成大人。对手写歌词本的追求,也变成了要求一条条由歌词评论组成的置顶微博。

    《晴天》的手写歌词

    如粉丝所说,这是一场迟到的告白。歌迷们加入这场打榜活动,是“青春被鄙夷”的触底反弹,守护青春的代言人,也意味着守护自己的青春。歌迷屡次提到“我很庆幸我的青春是周杰伦”,是因为粉丝与偶像共同塑造了一个荣誉场,在这里,粉丝的身份即为荣耀。

    因而,即使对大部分伦粉而言,做数据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也形成了大家硬着头皮一起上的奇观。期间,“踩踩”等前流量时代的词汇多次出现,反而引发了网络用语的怀旧潮,网友对于怀念的情绪,由此攀至顶峰。

    伦粉的微博自嘲图

    微博用户对超话影响破亿的评论

    微博:胜利的失败者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信奉实力至上的伦粉在此次活动中以流量的方式取得胜利,网民称其为一场厌恶流量为王的圣战。在周杰伦超话一路上升至第二位后,因坤粉强大的做数据实力与深厚积淀,两方粉丝的交锋逐渐白热化。

    对坤粉而言,保持已超一年的榜首第一不可相让,对伦粉而言,第一是对数据质疑的最好回应。本应非绝对对立的双方,因路人的推波助澜,被推至实力应战流量的二元叙事中。

    “蔡徐坤”在此,并非仅是一个明星的名字,作为流量平台的顶流,不久前刚被央视刻画为批评典型。而人民网的一张周杰伦打球图,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伦粉一方官方认证的底气。

    超话第一的攻守战,从伦粉“不是因为蔡徐坤才打第一”的旗号,变成了以路人为首的“就是因为蔡徐坤才打第一”的讨伐,从登顶到拉下马的话语转换,是网民对商业流量逻辑的一次集体反叛。

    微博网友对事件的评论

    离散的互联网用户在此次行动中集结起来,以行动证明了数据指标的可复制性,这充分说明,网络数据热度不等于网民共同议论的热度,而网民集体的热议程度,也并不代表国民的认可度。

    “网络热议≠网民热议≠公民热议”的不等式,一定程度推翻了流量的合理性,高流量的作用,因粉丝的集群而不断得到回响。而在圈外人看来,这是数据所塑造的幻象,乃至扰民的噪音,但作为平台的使用者,他又必须接受平台逻辑下的数据呈现,即使并非出于自愿。

    由此,这场一亿事业活动的必然性被建立起来,通过冠上“行为艺术”的声名,伦粉及路人无异于坤粉的微博打榜方式,也被赋予了合法地位。

    活粉进行的机械捞评灌水,成就了日活量的飞跃与超话内容的迅速僵化。阴谋论爱好者认定,通过将周杰伦的影响力数据化,微博成为了这场斗争中的渔翁。

    但微博是一个内容平台,如果数据是其唯一的盈利手段,也就预示着平台的颓势。平台的商业逻辑,在内容领域并不能完美奏效,反而招致网民的敌意。

    无论如何,不管是周杰伦本身具有一亿的数据潜力,还是网民的情绪具有一亿的数据潜力,似乎都在证实,流量时代的认证指标,确实能正确回应商业的召唤。换句话说,这一次反叛行为,真的做到了对流量指标做到釜底抽薪了吗?

    唱片时代到数字时代:平台规则的自我内化

    回答这个问题,似乎要回到流量指标如何成为可能的问题。陈迪在评论中指出,这是一场商业逻辑与政治逻辑的碰撞,前者提倡金钱的购买力,后者信奉一人一票的选举制。

    平台遵循商业价值,但孕育的明星兼具文化属性。而文化所肩负的社会意义,实乃其不可推脱的使命。因而,这两者不可奉行同等的规则,趋同必然会产生冲突。

    对选秀出生的idol而言,从诞生起就是商业逻辑的产物,数据高者方可出道,粉丝数量甚至可以越过实力,成为决胜因素。

    以“蔡徐坤们”为例,偶像练习生的考核指标中,微博阅读量即为硬性参照。因此,对投资方与广告商而言,数据即购买力,是衡量idol商业变现力量的最好工具。

    偶像练习生中的蔡徐坤

    因而,对idol粉丝而言,从注意力被idol选拔吸引的一刻起,即完成了对平台规则的默许,并在实践规则的过程中完成对流量指标的认同与自我内化,实现对“粉丝”这一身份的应答。

    idol的选拔机制将艺人推至前台,将作品隐于其后,因而 “数据好=资源多=实力的进一步提升”也有了实现的可能,艺人的潜力可以通过数据所带来的资源得到进一步提升,数据由此成为实现并提升实力的工具,流量即为地位。

    坤粉的微博评论

    这也解释了,为何尊崇实力论的伦粉所极力劝解的“实力才是追求你们偶像的标准”,无法在遵循“未来潜力论”的坤粉这里奏效。年轻网友所以提出“没有数据为什么很火”一问,或许只是因为他已将数据视为粉丝日常生活的部分,并非是因为蒙昧无知。

    豆瓣提问者的回应

    Vice中国指出,流量是社交网络出现后人气量化的结果,但量化造成了人气的异化。人肉刷榜与机器刷榜都是游戏规则所默许的一段程序,只是存在道德落差。这种游戏化(gamelizaiotn),成为权力与资本的最佳统治方式。而这场比拼,其实是一场互联网产品权利更迭的游戏。

    周杰伦超话的胜出,一方面说明旧时代的封神者无需遵从新时代的逻辑,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它依然可以完成新时代的指标,但问题是,旧时代的追随者和新时代的封神者是否依然需要遵守流量的规则呢?

    无论是买唱片还是打榜,都是基于时代性的平台逻辑方才得以实现反叛的行动。抛开饱受数据水分质疑的微博,即使在被视为专业性较强的音乐平台,榜单依然是实现经济效益,拉拢粉丝的手段。

    互联网的性质即意味着榜单出现的必然。被视为实力象征的实体与数字专辑,其实也遵循金钱的数字属性。一粉多购与一粉多号的行为,也都在平台的规则范围内。

    qq音乐榜单

    此次爆发,实质是文艺与商业的平衡间,人们依然无法找到合理的身份认同规则的现实情境。以至于网民一边在为“实力演员的春天”终于到来而感慨,一边也在为一些新晋流量演员的成长与转型所欢喜。一方面实力演员的粉丝感慨数据低,另一面流量演员的粉丝也在为寻找证明偶像的其他指标所困顿。

    微博网友对事件的评论

    人民日报以向时代偶像的联合致敬对此事的一锤定音,其实是对追星商业意义的剥离。文化需要借助商业得以传播,商业则需借以文化立根。民众更愿意看到事物美好的一面,并乐于为与偶像共同成长的行为与记忆寻求认同价值。

    周杰伦ins

    中老年歌迷在新时代歌迷身上重温了青春的激情,寻求到了两代人的共同情绪。豆瓣网友对此的总结颇为动情,“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END

    【参考文献】

    1.吴志远.从“趣缘迷群”到“爱豆政治”:青少年网络民族主义的行动逻辑

    2.刘海龙.像爱护爱豆一样爱国:新媒体与“粉丝民族主义”的诞生

    3.蔡骐.网络与粉丝文化的发展

    4.新京报.“贾君鹏你妈妈喊你回家吃饭”,十年了

    5.腾讯新闻.周杰伦与蔡徐坤超话大战:微博即将取代贴吧?

    6.Vice中国.周蔡之争是一场意识形态之争,而网游化生存是我们要面对的宿命

    7.豆瓣.周杰伦超话第一:“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

    8.新京报.蔡徐坤面对的敌意,注定比周杰伦多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神马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必应爬虫

    本网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98电影院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

    ©2009- 2019 WWW.969598.COM  All Rights Reserved .